1. 首页
  2. 网球比分

为什么说柴进毫无人性?

柴进和燕青到睦州界上,柴进冒充中原秀士,能知天文地理,善望天子气,遥望江南有天子气,就带了仆人一起前来投奔方腊。方腊的右丞相祖士远大喜,便叫佥书桓逸,引柴进去清溪大内朝觐。柴进见到左丞相娄敏中,一番说辞说得娄敏中大喜,把他引荐给方腊。他自称柯引,得祖师传授玄文秘术,夜观天象,见帝星明朗,有天子气起自睦州,见到方腊,才知道方腊正好应了天子气,还恭维他说,宋江气数将尽,不久之后,气运要归于方腊。方腊当然喜出望外,封他为中书侍郎。娄敏中为柴进做媒,让柴进娶了金芝公主,做了驸马,封官主爵都尉。燕青改名云璧,人都称为云奉尉。方腊经常问起宋江侵夺领土的事,柴进就说,方腊只要半年不安,等待罡星退去,宋江阵营十多员将官来降,危机就解除了。方腊当然相信了,却不对柴进、燕青有半点怀疑。等到方腊巢穴帮源洞被宋江围攻的时候,柴进自告奋勇,带兵两次和宋江对阵,率燕青阵前倒戈,砍死大将方杰,领兵冲入方腊宫殿。他杀入东宫之时,见金芝公主已经自缢身亡,就一把火烧了宫苑。

柴进的所作所为,似乎只有“忠义”,而不见私人感情,是不是毫无人性?

他作为内应,深得方腊信任,还娶了金芝公主为妻。他结婚的时候没个人感情,他在方腊宫中所思所想没有一点记述,还有当他看到金芝公主自缢身死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个人感情,真的是个冷血人物。

柴进本是皇族,属于周世宗柴荣的后裔,家里有“丹书铁券”,可以免死,他平日里结交一些江湖豪杰,留在庄上养着。武松到他庄上去的时候只是畏罪逃祸,因为武松一拳打晕了当地的机密,以为把人打死了,就跑到柴进庄上躲起来。刚开始,柴进对他很好,后来他经常酒醉闹事,柴进就对他不理不睬了。当然,也和武松没有多大名头有关。如果武松当时已经是打死猛虎、斗杀西门庆、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的好汉,柴进巴不得日日给他好酒好菜招待他呢!柴进一看就是一位官人,有皇族血统,仪表非凡,难怪方腊一见他就被他的气质所征服。但柴进绝对是个势利眼,对武松不好,对宋江却很好,当林冲棒打洪教头的时候,柴进对林冲刮目相看,也给予很好的招待。好汉的名头越大,犯的罪越大,柴进就越是敬佩,越是礼遇有加,不是个势利眼还是什么?

他的过气皇权身份,让他时时想拢住一帮英雄好汉,以作不时之需。在乱世,他不是没有反心的。笼络英雄好汉除了保护庄园、财产,就是要等待时机,夺回被抢去的皇权。只是他的本事太小,不能过早地丢下庄园,啸聚梁山泊,被晁盖、宋江抢了先。

当他认清官府本质的时候,啸聚山林做大哥的时机已经过去了。他为了替叔叔柴皇城要回被高唐州知府的小舅子殷天锡霸占的后花园,带李逵到他叔叔府上。结果李逵打死殷天锡,柴进被高唐州知府高廉下在死囚牢,好悬没丢了性命。为此,宋江集结梁山泊人马,攻打高唐州。柴进被当牢节级蔺仁推入枯井,李逵冒死到井中,把他救出来。他当时奄奄一息,调养数日之后,才恢复健康。李逵惹了事,也救了柴进,一报还一报,但柴进应该感谢李逵,没有李逵,他照样会被高廉逮捕入狱————“丹书铁券”是不管用的;没有李逵,他就死在井底了。但他还是嫌恶李逵莽撞,不和李逵一块同事,也不怎么待见李逵。他自恃有过气皇族身份,喜欢办公事,跟随宋江到东京办事,潜入方腊阵营做奸细,都是文士干的活儿,他当然瞧不起李逵了。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旧官僚柴进见风使舵,忘恩负义。

他既然做不了大哥,就要紧密团结在大哥周围,做大哥的亲信,跟随大哥,不离左右。他曾经簪花入禁苑,抹掉“山东宋江”四个字,然后安全逃离。似乎梁山一百零八人,只有他进过禁宫,也可以说明他有着过气皇族的身份,血统高贵,可以到禁院走一遭。但老柴家的皇族身份早就成了明日黄花,连一个知府都能置他们于死地,还遑论什么“丹书铁券”的免死功能?可惜柴进不是真正的皇族,而是做了反对朝廷的土匪。当他进到皇宫内院,看到金碧辉煌的皇宫,看到天子日用之物,难道内心就没有一点波澜?当然有,只是书中没有交代,让人觉得虚假。

他做不了皇族,也不想安安稳稳做土匪,就想着做朝廷命官。当宋江接受招安的时候,柴进没有阻拦,他本来就是皇族,早就盼望入朝为官的结局,不喜欢整天东征西讨,打打杀杀,喜欢做官,衣食无忧,乐享天年。毕竟,他也看到一个高廉知府的权力是多么大……

一旦喜欢做官,就会变成脸厚心黑的政治人物,毫无人性。为了扫清障碍,也为了帮助宋江早日擒获方腊,他带着燕青进入方腊视野。其实,柴进和燕青就是两个大骗子,说的都是谎话,却句句让方腊百听不厌。他还骗取金芝公主的信任,和金芝公主成亲。他对这段政治婚姻没有拒绝,而是欣然接受。他既然做骗子,就要骗到底,不被发现才是真本事。他娶金芝公主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内心波澜?如果没有,他就是冷血的江湖人物,或者毫无人性的政治人物。如果有,只是书中没有交代,就说明他还是有些人性的。可是,偏偏是前者,他毫无人性。当他带兵反水,攻进方腊内宫,看到金芝公主已经上吊自杀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怜悯,而是把寝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可以说,他才是杀死金芝公主的凶手,他没有一点夫妻情义,更别提什么白头偕老了。如果嫌弃方腊是反贼,那么当年他跟随宋江造反的时候,仍然是反贼。反贼出身的人讨厌反贼,岂不是笑话?

柴进跟随宋江入朝,朝廷授予他横海郡沧州都统制之职。他眼见着戴宗纳还官诰,求闲去了,阮小七曾经穿戴方腊的龙袍、平天冠,被朝廷夺了官诰,寻思自己曾经当过方腊的驸马,有朝一日被奸臣揪住这件事情做文章,岂不是要受辱?他推脱有病,纳还官诰,到沧州横海郡为民,无疾而终。他还算清楚自己的处境,也知道官场的运作规律,只是自觉仕途上有污点,就不做那些朝廷命官了。他并不是不会脸厚心黑之道,也不是颇有人情味,也不是顾及兄弟感情,而是毫无人性,彻头彻尾的投机,他就是一个旧官僚地主的身份,到哪里都是那副面孔与德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haisya.com/d/201444.html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