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足球指数

身为满清八大铁帽子王的承袭者,他是被怎样被清廷绞杀身亡的?

作者:史遇春

话头,得从满清开国的八大铁帽子王说起。

所谓八大铁帽子王,是指在清王朝的开国史上,曾经声名烜赫的八位王爷。

这八位王爷,不但是清皇室的嫡系,而且对大清江山基业的开创功勋卓著。

按照满清的制度,其他封有王爵的皇族子孙,每继承一次爵位,其爵位就要降低一个等级。

这八位王爷不一样,由于血统、地位、功勋等因素,他们的子孙享有特殊的礼遇,也就是:无论袭封多少代,他们的子孙所继承爵位者永不降级。

这也就是时称的“世袭罔替”,俗称的“铁帽子王”。

所谓铁帽子王,也就是说,他们的王冠永远不会被换掉。

满清八大铁帽子王开创者的名单如下:

礼亲王代善,满洲正红旗,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母大福晋佟佳氏;

睿亲王多尔衮,满洲正白旗主,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四子,乌拉那拉氏阿巴亥第二子;

豫亲王多铎,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阿济格、多尔衮同母弟,满洲镶白旗旗主;

郑亲王济尔哈朗,满洲正蓝旗人,和硕庄亲王舒尔哈齐第六子,母为五娶福晋乌喇纳喇氏,清太祖努尔哈赤之侄;

肃亲王豪格,满洲正蓝旗人,清太宗皇太极长子,母为第二任大福晋乌喇纳喇氏;

庄亲王硕塞,满洲镶红旗人,清太宗皇太极第五子,母为侧妃叶赫那拉氏;

克勤郡王岳托,满洲镶红旗人,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孙,礼亲王代善之长子。

顺承郡王,满洲正红旗人,清太祖努尔哈赤孙子,礼亲王代善第三子。

说完满清八大铁帽子王的概况,接着,来说简单一下庄亲王硕塞的世系。

第一代庄亲王的爵位,由硕塞长子博果铎承袭。

博果铎无子,雍正帝以清圣祖康熙帝第十六子允禄为博果铎后嗣,承袭庄亲王爵位。

允禄长子夭折,次子弘普遂为长。弘普先允禄卒。允禄死后,弘普被追封为庄亲王;弘普的第一子永瑺承袭庄亲王爵位。

永瑺无子,以其从子绵课承袭庄亲王爵位。

绵课死,其子奕镈承袭庄亲王爵位。追论绵课宝华峪地宫入水之罪,降奕镈为郡王。后又复奕镈亲王爵位。因赴尼寺吸食鸦片,被夺爵。

遂以允禄曾孙绵护承袭庄亲王爵位,允禄次子弘普之孙,永蕃之子。

绵护死,其弟绵哗承袭庄亲王爵位。

绵哗死,其子奕仁承袭庄亲王爵位。

奕仁死,其子载勋承袭庄亲王爵位。

载勋便是本文要说的主角。

载勋被赐死之后,奕仁第四子、载勋之弟载功承袭庄亲王爵位。

载功死后,其子溥绪承袭庄亲王爵位。

溥绪在世时,大清灭亡,庄亲王爵位也就随大清灭亡了。

庄亲王的世系大体如上。

下面,就来说载勋之死,就来说载勋被绞杀的过程。

既然要说载勋之死,有必要先说一说载勋其人。

载勋【清文宗咸丰三年(1854)~清德宗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爱新觉罗氏,满族;清圣祖康熙帝第十六子庄亲王允禄的五世孙;庄亲王奕仁的第二子。

到载勋这一代,庄亲王的爵位已经是第十次传承袭封了。仔细算来,庄亲王的门第,此时,在大清王朝的历史上已经显赫了近二百年之久了。

清穆宗同治十一年(1872),载勋19岁时,便被封为辅国公。

光绪元年(1875),22岁的载勋袭封庄亲王爵位。

光绪二十六年(1900),载勋47岁。

这一年,慈禧太后不顾西方外交人员的抗议,发布了维护“义和拳会”的诏令。

据《清史稿》卷二十四《本纪二十四·德宗本纪二》记载:

“(二十六年庚子春正月)是月,拳匪起山东,号‘义和拳会’,假仇教为名,劫杀相寻,蔓延滋害。”

当时,庄亲王载勋、端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等清宗室大臣,也极力主张安抚义和拳会,向洋人开战。

慈禧太后的诏令一发,载勋遂借此机会,在庄亲王府邸建坛。

待各地义和拳会进京后,也都先在庄亲王府邸挂号编伍。

那时,载勋自己也头裹红巾,身着短衣,完全是一副义和拳会的装束打扮。

据说,义和拳会之中,有会首自称为关羽的,载勋竟然跪地拜迎这位会首,不敢仰视。

其间,载勋被清廷任命为京师步军统领,悬赏捕杀洋人。

随后,八国联军入京,义和拳会根本不是那些侵略者的对手;即便是清廷的正规军队,也难以抵御洋人。

结果,庄亲王府邸遭到破坏,大半被毁,只有后院得以存留。

清廷对义和拳处置不当的后果,就是八国联军窃据北京,慈禧太后挟光绪帝逃亡陕西。

紧接着,清廷只能低下声气,在屈辱之中与八国议和。

说是议和,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投降。

既然有投降的成分,那么,形势也就是所谓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作为“鱼肉”的清廷,自然要听任八国的摆布。

在西方列强的“索办罪魁”声中,光绪二十七年(1901)正月,清廷以“庇拳启衅”罪名,赐庄亲王载勋自尽。

说是自尽,实际是自我绞杀;其实,也就是判处绞刑,只不过绞刑的具体执行者是受刑人自己而已。

既然这样,那就简单说一说绞刑。

通常所谓的绞刑,实际上可分为缢死和勒死两种。

所谓缢死,也就是俗称的吊死,是指以绳索将人的脖子吊在半空而死亡的方法。

所谓勒死,则是指以绳索勒住人的脖子而使之死亡的方法。

载勋的被赐自尽,按照绞刑分类看,属于缢死。

载勋行刑的过程,颇具有传奇意味,值得一说。

当日,载勋被各国指为“祸首”,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的农历闰八月,他就被清廷削去了爵位。

本年农历九月,清廷就近在山西蒲州府派员管束载勋,打算随后交宗人府,将他发往盛京(今辽宁沈阳)圈禁。

但是,西方各国对清廷处理载勋的这一方案并不满意。

于是,慈禧太后不得不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十二月发布上谕。

据《清实录·光绪朝实录》卷之四百七十七:

“加以惩处已革庄亲王载勋、纵容拳匪围攻堂馆擅出违约告示。又轻信匪言枉杀多命实属愚暴冥顽。著赐令自尽。派署左都御史葛宝华前往监视。”

此前,载勋被削爵后,圈禁于山西蒲州御史行台。

虽然,载勋名为“戴罪”,但仍有侍妾和儿子陪伴,他在住所内的行动不受约束。

后来,当奉诏前来宣读赐自尽谕旨的兵部左侍郎葛宝华到达时,载勋的住所门外,当地官方安排放炮迎接。

载勋听到炮声,问道:

“何故无端放炮?”

随从告诉载勋,说是钦差来了。

听说钦差到来,载勋马上警觉起来。他追问随从,钦差是不是为了自己的事前来蒲州。此时,随从也不知道钦差所为何来,只好随口应道:

“大概是钦差过境吧!”。

不一会儿,葛宝华即进门登堂,见到了载勋。

载勋便向葛宝华询问慈禧皇太后在陕西的情况。

葛宝华唯唯否否,不做回答,也未落座。

见过载勋后,葛宝华就往堂外四处巡视。

葛宝华视察后,发现御史行台的后面有座古庙,他便选中了其中的一间空房,准备作为执行绞杀载勋谕旨的地方。

随后,葛宝华暗暗命令左右,在梁间悬好布帛,然后锁上房门。

一切安排停当,葛宝华即返回载勋所在的大堂。

进入大堂,葛宝华马上拿出钦差的威势,传令蒲州府有关官员,即可派兵前来,以备事情有变时进行弹压。

传令毕,葛宝华便命令载勋跪地听旨。

载勋似乎已有所察觉,他追问葛宝华,是否要杀头?

葛宝华没有理他,命令载勋跪地。

载勋只得跪地,葛宝华面目严肃地开始宣读圣旨。

葛宝华宣旨毕,载勋内心十分复杂,他说道:

“自尽耳!我早知必死,恐怕老佛爷亦不能久活。”

接着,载勋要求和家人话别。于是,他的侍妾和儿子被唤来,载勋嘱咐儿子道:

“尔必为国尽力,不要将祖宗的江山送洋人!”

说完,载勋询问道:

“死所何处?”

葛宝华与差人将载勋引到古庙中那间备好的空房内。

载勋见梁间已经悬帛,回头看了看葛宝华说:

“钦差办事真周到,真爽快!”

说罢,载勋主动上吊。

据资料所载:

“不过一刻,即已气绝。”

关于载勋之死,还被正式写入了清廷与洋人签订的条约,《辛丑条约》第二款之(一):

“庄亲王载勋、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刑部尚书赵舒翘均定为赐令自尽。……庄亲王载勋已於西历本年二月二十一日,即中历正月初三日……均正法。”

(全文结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haisya.com/b/201446.html

a b